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1次獲取
-

被鄭一帆扶起來,鳳若崩潰地撲進了鄭一帆的懷里痛哭。

她做錯了什么?

為什么要這樣對她?

她也是個受害者呀。

鄭一帆擁著她,心疼地道:“別哭了,你先離開,免得她們又對你落井下石。她們現在對你是諸多的怨恨,逮著了機會,會使勁的欺負你的。”

因為鳳若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。

所以得罪了他老婆。

就算鳳若和她們同是女人,但鳳若是他們的妹妹,不站在哥哥這一邊,難道站在嫂子那邊?當小姑子的,有幾個人真的是站在嫂子那邊的?

鳳晴會幫著三個嫂子,不是有多正義,那是她和哥哥們沒有感情。

“我不走,大哥,我不走,我要等媽回來,向媽解釋解釋,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發生的,我是受害者,肯定是有人算計我。昨晚家里設宴,來了那么多人,偏偏是我中招。”

“肯定是有人陷害我,想置我于死地的。”

害她的人,比她還惡毒。

誰都知道昨晚的事是有人操縱的,只要靜下心來分析,也能猜到是誰下的毒手。

鄭一帆不敢說,因為父親和鳳若喝的那大半瓶酒是他給的,他在自己的房里喝過的酒,沒有喝完,放在房里的小吧臺的酒柜上。

父親心情不好來找他要瓶酒喝喝。

他擔心父親會喝醉,沒有拿一整瓶的酒給父親,才會給了那瓶開了蓋,被他喝了一杯的酒給了父親。

酒里被人下了藥,算計他父親和鳳若。

誰下的藥?他沒有,那就是他的老婆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