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她原本是想將華懿的身份說出來的。

她以為他跟她一起來殷家了,還帶了那么多藥,坦白了那么多事,應該也是打算坦白自己身份的。

如今看來,并沒有。

他并不想說出自己的身份。

她當然尊重他。

“是的,琉璃害得我人不人、鬼不鬼,還嫁禍于我,讓我成為殺人兇手,殷少卻也默認了這樣的結果,還跟琉璃情深意濃,我氣恨,就想著用這個報復報復他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童弦音起身,朝殷永山深深鞠了一躬。

末了,又朝藍問夏同樣鞠了一躬:“對不起,給你們的生活帶來的困擾,我真誠地道歉。”

殷永山說不出心里的感覺,有些五味雜陳。

藍問夏心情正好,朝她擺擺手:“理解理解,說開了就好。”

忽然想起什么:“對了,那既然你跟老殷什么事都沒發生,那你肚子里的孩子......”

童弦音默了默,如實回道:“殷焰的。”

三人震驚。

不對,是四人。

華懿也驚了。

這廝不是跟他說,根本就沒懷孕嗎?

怎么又是殷焰的了?

這個小騙子!

竟然連他都信不過,跟他說假話。

他恨恨地剜了童弦音一眼,童弦音朝他討巧地瞇眼一笑。

他輕哼一聲。

“竟然是我的孩子!我的孩子!”殷焰胸口起伏,喜不自禁。

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。

一向穩重、喜怒不形于色、不顯山不露水的男人激動地拍著桌子,反復強調著他的孩子,末了,還興奮地起身抱起童弦音,轉了兩圈。

“是我的孩子,是我的孩子!”

童弦音有些無語,卻也難以抑制地彎了唇角。

幾時見過這個男人這個樣子?

“放我下來,我頭暈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