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不,不行。

現在這孩子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,她不能做掉。

她搖著頭,眼淚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漫出眼眶:“別,我不要做掉,我想要這個孩子......”

她一直搖著頭,一副很崩潰的樣子,臉色煞白如紙,連嘴唇都失了血色。

童弦音眼波微斂。

看來,這回她是真急了。

因為一旦做掉這個孩子,取保候審就會作廢,她肯定急。

“焰哥哥,求求你,讓我留下這個孩子,我從小是孤兒,在乎的人又相繼失去,如今我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,我想要留下這個孩子,我需要這個孩子,他是我活下去的動力,也是我活下去的希望。”

“我做過的事,我犯過的錯,我會承擔責任,我生下孩子就會繼續履行我的刑事責任,不管法院最終怎么判,我保證都不上訴,我保證,只要讓我把這個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,只要讓我把這個孩子生下來。”

殷焰不為所動:“你都進去了,留下孩子,誰養?你自己是孤兒,讓他一出生也成孤兒?”

童弦音無言以對。

“所以,趁現在還小去做掉,才是對他負責任。”殷焰道。

童弦音慌懼搖頭:“不,我不做,我想要這個孩子,我真的很想要這個孩子.......”

邊說,邊站了起來,走到藍問夏的邊上,“撲通”一聲跪了下去。

大家都嚇了一跳。

“姑姑,求求你,讓我留下這個孩子吧,你也是母親,你一定能理解一個母親的心情,不管怎么說,他都是我的骨肉,是一條性命,我想要把他生下來,姑姑,就滿足我這個愿望吧,讓我有個后吧,姑姑......”

琉璃聲淚俱下。

藍問夏皺眉,有些于心不忍。

嘴唇動了動,又抬眼看了看殷焰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