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殷焰凝著她:“那你為什么說是你?”

“當時,房間里就只有你一人,沒有其他人,我不知道是誰給你解的毒,我怕你會去找這個女人,我怕我們之間出現變故,我那么愛你,所以......所以,我就承認了是我。”琉璃啞聲說著。

童弦音冷眼看著她。

藍問夏皺眉,沒想到事情變成了這樣。

問琉璃:“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回事?”

琉璃咬了咬唇,捧起面前的杯子,又喝了一口果汁。

“當天我回去后,想起這件事,很后悔,覺得自己不該騙焰哥哥,可話已說出口,我又不敢找焰哥哥坦白,既怕焰哥哥生我氣,又怕焰哥哥去找幫他解毒的那個女人,心理壓力特別大,我就去酒吧喝了點酒,然后喝醉了,等我酒醒后發現自己在酒店,顯然跟誰發生了關系,但對方是誰,我也不知道,房間里就只剩我一人。”

藍問夏無語:“所以,你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?”

琉璃點點頭,淚流滿面。

她當然知道是誰,是她特意找的男人,只不過,她是不會跟這些人說的。

殷焰面如寒霜,聲音從喉嚨深處出來。

“你不僅騙我那天的那個女人是你,你還騙我你肚子里的野.種是我的,你甚至利用這個野.種,拿到了取保候審!”

“我也沒想到會懷孕,我也是在警局暈倒,醫務人員告訴我,我才知道的......”琉璃急聲解釋。

“但你跟警察說是我的,不是嗎?”殷焰反問。

琉璃語塞。

腦子電轉,她又開口道:“當時,我只能說是你的,我是你的未婚妻,我怎么能懷上別的男人的孩子?我怕你生氣,也怕外人看你笑話。”

琉璃一邊說,一邊抽泣:“還有,對于那時的我來說,這個孩子就是救命稻草,我知道孕婦是可以申請取保候審的,我怕我如果說了是別人的孩子,你會阻礙我的取保候審的申請,所以就說是你的了。其實,我也打算今天吃完年飯后,告訴你實情的。”

一聲輕笑響起。

是童弦音。

大家都看向童弦音。

童弦音笑看著琉璃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