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早飯過后,林默和安幼魚,以及傅沖山一起來到了山莊門口。

  沒過一會兒,林紓也來了。

  看到母親,林默臉上浮現出一抹意外,“唉?媽,您怎么也來了?”

  林紓看了一眼兒子,神情淡淡:“什么叫我怎么也來了?難道我不能來嗎?”

  林默笑著搖頭,“當然不是,昨晚我記得邀請過您,您當時說不來的,怎么突然改變主意了?”

  “你管我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默對著傅沖山聳了聳肩,“傅叔,你來評評理,哪有我媽這么當媽的,她就不是在跟人正常交談,完全就是在抬杠。”

  傅沖山哈哈一笑,“小默,這個我可不敢發表意見。”

  林紓得意一笑,“兒子,你管我是不是在抬杠,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還不能跟你抬抬杠了?”

  林默嘴角一抽,“啊對對對,您確實是一把屎一把尿地將我拉扯大,就是偶爾出去偷吃點好吃的,沒事出去旅個游,玩痛快了,吃舒服了,然后就回家給我做窩窩頭吃,您最了不起。”

  如此明嘲暗諷的一番話,讓安幼魚和傅沖山紛紛笑了起來。

  林紓眼睛一瞪,“什么話?小默,我告訴你,你可別誹謗我,我什么時候給你做過窩窩頭吃?”

  林默雙手一攤,“有什么區別嗎?”

  “嘿……”

  林紓氣得不行,“沒錯,你小的時候我是窮養你了,可這能怪我嗎?網絡上都說兒子要窮養,要怪…也只能怪網上那些人胡說八道。”

  林默嘴角艱難地扯動,“媽,您屬不粘鍋的嗎?”

  林紓:“……”

  “小默,你別那么多廢話,少說兩句。”

  聽著母親明顯示弱的語氣,林默暗暗失笑,話音一轉:“媽,您怎么突然改變主意了?”

  “廢話,昨天晚上你問我的時候,也沒說傅哥也去啊!”

  林紓給了兒子一個白眼,“下次說話說清楚一點。”

  林默無語至極。

  不是,這也能怪他?

  唉,算了,誰讓這是他媽呢,寵著唄。

  安幼魚強忍住著笑意,踮起腳尖,在林默耳邊軟聲開口:“哥哥,媽媽不是去看樣品車測試的,而是去陪傅叔叔的。”

  她的聲音雖然小,但也不是特別小。

  林紓和傅沖山都能聽到。

  傅沖山臉上浮現出笑意。

  林紓則是面露窘迫,給了兒媳一個幽怨的眼神,“魚兒,麻煩你以后再說悄悄話的時候,能不能把聲音壓低一些,最好別讓我聽見。”

  安幼魚咯咯發笑,“媽媽,幼魚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?”

  林紓無奈,“好了好了,換個話題。”

  “別換話題了,車到了。”

  林默對著不遠處的商務車招了招手。

  等車駛近,車窗降下。

  畢衍走下車,對著林紓客氣一笑,“林女士好,我是畢衍。”

  林紓擺手,“畢經理不用這么客氣,跟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北海地產的董事長傅沖山,相信你應該不陌生。”

  畢衍笑著點頭,看向傅沖山的眼中帶著一絲疑惑,“按理說,傅總不應該在北海嗎?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”

  傅沖山低笑一聲,并未解釋什么,只是握住了林紓的手。

  這個舉動落在畢衍眼中,讓他瞬間明白了一切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原來如此,傅總,林女士;在下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。”

  客套了一句,他沖著林默眨了眨眼,“老板,走吧?”

  林默笑著出聲解釋:“畢哥,我媽和傅叔也想去看看咱們墨魚科技樣品車的測試過程,一起去吧。”

  “這樣啊。”

  畢衍尷尬地撓了撓頭,連忙打開車門,“傅總,林女士,請上車。”

  上午八點半。

  車子駛入了墨魚科技的新廠房,準確來說,應該是墨魚科技工業園區。

  傅沖山看著園區入口處的標識,眼中浮現出驚訝,忍不住出聲對著前排的林默問道:“小默,這片園區都是墨魚科技的?”

  “對。”

  “好手段!”

  得到林默的確認以后,傅沖山不禁贊了聲,“在帝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,竟然能拿到一整片園區的地皮,放眼全國也是獨一份。”

  說話間,他看了一眼林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