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“小默,你這個玩笑…一點也不好笑。”

  林默看著傅沖山滿臉質疑的模樣,失笑不已,“傅叔,我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嘛,我沒跟你開玩笑,我很認真的,再說,五年時間足夠讓墨魚科技占據國內汽車行業八成的市場份額,這又不是特別難的事情。”

  “這還不是特別難的事情?”

  傅沖山無比動容地盯著林默,“別說八成,能占一成市場,就已經是這個行業的頂尖了,八成?小默,不是叔叔打擊你,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  就在這時,林紓和安幼魚端著泡好的茶走了過來。

  林紓臉上露出好奇,“傅哥,你和小默在聊什么啊?什么不可能?”

  傅沖山苦笑,也沒隱瞞,將剛才兩人的聊天內容大致講述了一遍,說完,他攤著雙手,“小紓,你來評價一下,小默這個展望有可能實現嗎?”

  林紓低笑連連,并未在第一時間給出回答,端起茶壺給兩人各自倒了杯茶,扭頭對著兒媳問道:“魚兒,你覺得呢?”

  安幼魚眨了眨眼,“覺得什么?”

  “你覺得小默這個商業展望有可能實現嗎?”

  聽到這個問題,安幼魚抿嘴一笑,“媽媽,這不是有沒有可能的事情,這是必然的事情,哥哥既然這么覺得,那就證明他一定可以做到,他從來不吹牛的,這一點,您應該清楚才對。”

  林紓欣然一笑,端起一杯茶遞給傅沖山,“傅哥,你也聽到了,魚兒的看法就是我的看法。”

  傅沖山:“……”

  瘋了!

  這一家人都瘋了!

  這種事情,根本就不可能!

  天王老子來了,也不可能!

  林紓注意到傅沖山的神情變化,眼中充斥著笑意,“傅哥,我知道你一時間很難接受這種事情,但我需要告訴你,這種事情看似不可能,可小默卻干過比這還更不可能的事情,而且不止一件。”

  “我這個兒子雖然有點沒正形,但有一說一,他的能力連我這個當媽的都嘆為觀止,他說可以,那就是可以。”

  傅沖山皺著眉頭,“小紓,你知道國內汽車行業八成的市場份額代表了什么嗎?”

  “我當然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還……”

  “可我就是相信小默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傅沖山心累地閉上眼睛。

  這個天,沒法聊了!

  安幼魚軟乎乎的笑聲響起,“傅叔叔,其實哥哥說八成,那他心里想的肯定不是八成,至少也是九成,甚至是九成九。”

  傅沖山:“……”

  這個話,不接也罷。

  雖然這么想著,但他的目光還是不受控制地落在了林默身上,眼中帶著求證之意。

  林默微微一笑,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,“小魚兒的這個說法沒錯,傅叔,我也不瞞你了,我心里的計劃是三年之內,占據國內九成的汽車市場,五年之內,占據國內九成九的汽車市場。”

  “換言之,五年之后,夏國除了墨魚科技的汽車,其他車企不復存在,這就是我的商業展望,當然這只是初步計劃,后續有可能會隨之時代的發展做出一定的調整。”

  “小默,你的這個計劃還真是……”

  傅沖山苦笑連連,沉吟數秒后,憋出四個字,“石破天驚!”

  林默笑著詢問:“怎么?傅叔不相信我?”

  “不相信。”

  傅沖山秉著明人不說暗話的精神,直接給出回答,不等林默說什么,隨后話音一轉:“不過我雖然不相信你,但我相信你母親,這些年我做生意見過的人很多很多,但你母親是我見過的所有人里面眼光最好的,沒有之一。”

  “既然你母親都覺得你可以,那你應該可以。”

  林默笑了,撓頭道:“合著說了半天,傅叔不也會盲目相信嘛。”

  傅沖山擺手,“不不不,這不一樣,你母親的眼光好是經過檢驗的,當年她資助的幾名武者,說實話,我都不太看好,但事實證明,你母親是對的。”

  “哦?”

  林默有些驚訝,朝著母親投去疑惑的目光,“媽,傅叔也知道武者的事情?”

  “這個自然。”

  林紓笑著點頭,“小默,普通人雖然不知道武者的存在,但你傅叔是普通人嗎?他現在好歹也是一個省的首富,以他的身份知道武者不是很正常嗎?”

  林默干笑,“原來如此。”

  隨即,他的話音一轉:“媽,你和傅叔既然已經和好了,什么時候領證呢?”

  “咳——”

  此話一出,林紓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,罕見地露出扭捏之意。

  傅沖山笑呵呵地開口道:“小默,我之所以和你母親大晚上在門口等你和幼魚,主要就是有件事情想要第一時間告訴你們。”

  說著,他從口袋里掏出兩個紅色小本本放在茶幾上。

  林默和安幼魚紛紛瞪大了眼睛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中充滿了驚訝和意外。

  兩人一人拿起一個結婚證,翻看過后,臉上的錯愕之色更甚。

  林默咳了聲,神情中透著古怪,“不是,傅叔,你和我媽的動作也太快了吧?滿打滿算,也才一個月的時間,你們不但冰釋前嫌,竟然連結婚證都領了,這個效率屬實有點太高了吧?”

  傅沖山得意一笑,仿佛做成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,“當然要效率高一點,我和你媽媽已經錯過了這么多年,眼下,我們兩個都已經四十出頭了,再不抓點緊,那怎么行?”

  說話間,他握住林紓的手,“我們已經商量好了,過段時間就辦婚禮,你媽不想太隆重,想從簡,到時候應該也不會請太多人,只有我們兩家的家里人來參加。”
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
  林默忍不住鼓起了掌,對著傅沖山比了個大拇指,“傅叔,你真厲害!”

  傅沖山笑呵呵地擺了擺手,還沒說什么,就被身旁的林紓搶了先,“小默,你給我閉嘴。”

  林默暗暗撇嘴,“媽,您這是干什么?我夸傅叔,您怎么還讓我閉嘴?講不講理?”

  “我是你媽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

  “我跟自己兒子講什么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默舉手投降,“得得得,我不說了還不行嘛。”

  他握住安幼魚的手,起身道:“行了,時間也不早了,我和魚兒就先上樓休息了,媽,傅叔,你們也早點休息。”

  剛走沒兩步,他腳步一頓,回頭對著傅沖山擠了擠眼睛,“傅叔,明天墨魚科技的樣品車進行測試,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?”

  “樣品車測試?”

  傅沖山滿臉錯愕,很快,便瞪大了眼睛,“墨魚科技的樣品車已經做出來了?”

  “對啊。”

  林默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,“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距離墨魚科技宣布造車已經過去了兩個月,兩個月再造不出樣品車,那還了得?”

  傅沖山:“……”

  兩個月造出樣品車?

  這種事情屬實有點天方夜譚,要知道以往出現新造車勢力的時候,別說是兩個月造車樣品車,兩年時間能把造車廠房造好就已經算是高效率了,樣品車測試,發布會正式發售,順利的話五年時間差不多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