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“哥哥!”

  “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。”

  “你、你…你再學我,信不信我咬死你?”

  “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只一招,林默就徹底打敗了安幼魚。

  這也充分了證明了一句話,用魔法打敗魔法。

  安幼魚目光幽幽,咬牙切齒地盯著林默,最終深呼一口氣,在心中瘋狂地對自己進行洗腦。

  不生氣,不生氣,人生就是一場戲……

  勸了好一會兒,她才算是消氣,強行拉下林默的左手,語氣憤憤:“哥哥,就你給媽媽驚喜一事來說,你小時候挨打…真的不冤。”

  “媽媽和傅沖山當年一事,你很清楚,媽媽心中肯定會覺得無顏面對傅沖山的,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提前告訴她一聲比較好,不然,真的是個驚嚇。”

  聽著安幼魚認真的語氣,林默也收起了玩笑之心,沉吟一聲:“小魚兒,論情感細膩,男的確實不如女的,既然你覺得需要告訴咱媽一聲,那就告訴,但這個事我可不摻和。”

  他雙手一攤,“以我對咱媽的了解,她要是知道我突然把傅沖山請到了帝都,她肯定會惱羞成怒地揍我一頓,我可不想挨揍。”

  安幼魚撲哧一笑,“我去說。”

  林默欣然點頭,“那沒事了,你什么時候去?”

  安幼魚起身,“現在。”

  林默斜躺在沙發上,單手撐臉,“那我先回房間洗香香等你。”

  洗香香這個詞,落在安幼魚的耳中,讓她臉上浮現出明顯的暈紅,輕啐一聲:“不用、不用洗香香。”

  “不洗香香,魚兒大人怎么寵幸小的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女孩這種滿臉羞怯的模樣,在林默眼中是最美的,也正是如此,所以沒事就會逗逗她,雖然每次都會引來女孩的羞嗔,但依舊樂此不疲。

  在林默毫不遮掩的炙熱目光注視下,安幼魚慌亂地扔了一句話,轉身朝外走去,小步子邁的那叫一個快。

  “我先去找媽媽了。”

  林默看著安幼魚慌亂逃離的背影,心中暗暗失笑。

  這小東西……

  都結婚了,怎么還不是這么不經逗呢?

  “臭哥哥,壞哥哥……”

  安幼魚一邊暗暗吐槽著林默,一邊走出了墨魚閣,來到主樓客廳后,當即瞧見林紓坐在沙發上的正在抱著一本古籍觀看,輕步上前。

  “媽媽,您吃晚飯了嗎?”

  “吃過了。”

  聽到兒媳的聲音,林紓臉上瞬間浮現出了笑意,隨即眼中浮現出一抹不情愿,“魚兒,你以后要多來主樓這邊吃飯,別總和小默在隔壁開小灶,一家人吃什么兩家飯,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

  “好。”

  對于林紓的這個提議,安幼魚抿嘴一笑,來到林紓身旁坐下,“媽媽,有件事情我想和您聊聊。”

  林紓來了興致,“什么事情?魚兒,你先別說,讓我猜猜。”

  安幼魚下顎輕點,“好。”

  林紓認真地思索一番后,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,“魚兒,你是不是害怕我對你和小默催生?放心,這種事情媽媽充分遵從你和小默的意見,你們想什么時候生,就什么時候生,在我看來,三十歲之前你們只要把孩子生出來就行。”

  “你和小默今年才十九,距離三十歲還有十一年呢,就算等你們大學畢業以后,還有七八的時間玩呢,媽媽夠不夠寬容?”

  安幼魚面頰泛紅,“媽媽,不是這個事。”

  “哦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