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“咳——”

  對于傅晴晴這種熱情的性格,說實話,林默還真有點不太習慣,笑了聲后,便道:“吃飯,吃飯。”

  可傅晴晴的注意力壓根就在吃飯身上,眼中透著強烈的八卦,對著林默就是問東問西,問的問題無一例外,全部都是關于他和安幼魚之間的事情。

  關鍵是,這些問題一個比一個私密。

  林默一個腦袋兩個大,這個傅晴晴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分寸。

  啥都問……

  問個毛……

  對面的傅沖山注意到林默臉上一閃而過的郁悶,適時出聲制止了侄女的無禮行為,“晴晴,你到底吃不吃飯?不吃飯就出去,別影響我和林默吃飯。”

  “還有,你怎么那么多問題啊?你是十萬個為什么嗎?”

  “再問東問西,就不帶你去帝都了。”

  當傅晴晴聽到最后一句話,瞬間老實了,“別別別,我不問了還不行嘛,叔叔,我要去帝都,我想見見安幼魚,她可是國民女神唉,要是能和她來張合影,我那些小閨蜜們肯定羨慕哭了。”

  傅沖山對著林默歉意一笑,沒好氣地瞪了侄女一眼,手指在餐桌上戳的當當作響,“想去,你就安靜一點,ok?”

  “ok!”

  傅晴晴連連點頭,“非常ok!”

  答應完,她扭頭就對著林默問道:“林老師,你和安幼魚……”

  “咳!”

  聽到叔叔的咳嗽聲,傅晴晴的聲音戛然而止,她不情不愿地看了一眼叔叔,小聲嘀咕道:“又沒問題,你激動個什么勁?”

  傅沖山:“……”

  吃完午飯,林默和傅沖山在辦公室聊了一會兒,直到臨近下午兩點,傅沖山的電話響起。

  “嗯,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掛斷電話,傅沖山轉身看向沙發上的林默,“好了,咱們出發吧?”

  林默當即起身,會心一笑,“出發!”

  下午六點出頭,天色微沉。

  估計再有半個小時左右,天就要徹底黑下來。

  帝都,五星級酒店門口。

  “傅總,直接去我家不行嗎?我請你來帝都,哪能讓你住在酒店,這不合適。”

  等林默說完,傅沖山笑著擺手,“沒什么不合適的,今天天色已晚,不適合登門拜訪,明天吧,明天早上我再去叨擾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傅晴晴面露不滿,“叔叔,要不還是直接住林默家吧,我想早點見到安幼魚。”

  傅沖山眉頭一皺。

  傅晴晴瞬間改口:“咳…叔叔,我覺得住在酒店也挺好的,挺好的。”

  說完,轉身就跑入了酒店。

  付沖沖對著林默點頭,“你先回去,我知道林家莊園的地址,明天早上七八點左右,我會上門的。”

  “行吧。”

  林默點了點頭,也沒再堅持。

  等他回到莊園的時候,已經晚上七點。

  剛下車,林默就注意到了莊園大門外的安幼魚,快步上前將她擁入懷中,“小魚兒,你怎么不在里面等?現在雖說已經是入春,但晚上還是挺涼的,你瞅瞅你穿的,太薄了。”

  安幼魚仰著腦袋,迎上林默滿眼關切的目光,眸色瀲滟,“沒事,我也是剛出來沒一會兒。”

  林默握著她那冰涼的小手,出聲拆穿道:“剛出來一會兒,手這么涼?”

  安幼魚看向一旁,小聲道:“手涼又不關我的事,又不是我讓它涼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默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,也沒再說什么,拉著她進入莊園。

  安幼魚一邊走著,一邊盯著林默的側臉輪廓,眼睛不停地眨動。

  林默腳步放緩,“別眨了,也不怕眼睛抽筋?”

  “不怕。”

  安幼魚嬌憨一笑,抱住林默的胳膊,“哥哥,你就別賣關子了,快說嘛。”

  林默眉頭一挑,“說什么?”

  “還能說什么?”

  安幼魚理所當然道:“當然是說說你今天的北海之行是否順利啊。”

  林默似笑非笑,“想知道?”

  “想!”

  “你猜猜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