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沈清秋唇邊漾開一抹譏笑,“是誰給了你的膽子來找我興師問罪?!”

“你放肆!”陸母怒不可遏的呵斥著,忽地嘴角掀起一抹譏笑,“像你這種女人我見得多了!從前在陸濯的面前裝作乖巧懂事,現在知道自己嫁進豪門無望,終于露出狐貍尾巴了!”

“這個世界上能困住我的從來只有我自己。”沈清秋嘴角勾著若有似無的笑意,可眼底仿佛凝氣了一層細碎的冰,“區區一個陸家并不值得我浪費精力。”

如果不是愛上陸濯,她怎么會心甘情愿拔掉自己的利爪跳進陸家這個火坑?

憑瀕臨破產的陸家?

還是陸太太這個一文不值的頭銜?

現在她主動放棄陸濯,那么陸家的一切都將與她無關,更不可能成為束縛她的枷鎖!

“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!”陸嫣捂著自己紅腫的臉頰,惡狠狠地瞪著沈清秋,“當初對我哥死纏爛打,還逼他三年之內娶你為妻,說白了還不是貪圖我們陸家的家產!”

聽到她的話,沈清秋嘴角浮起一絲嘲意,“陸家的家產?我倒是好奇瀕臨破產的陸家還有什么家產?那一屁股外債?還是被抵押的房產?”

“你......!”陸嫣梗著脖子,咬牙切齒的瞪著沈清秋,“少跟我廢話,識相的現在乖乖下跪給我道歉!”

沈清秋瞥了一眼陸嫣紅腫的臉,漫不經心道:“道歉是不可能的,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把臉對稱對稱。”

陸嫣看著上前一步的沈清秋,嚇得往后縮了縮,躲在了陸夫人的背后。

陸夫人面色陰沉,眸中帶著透著陰鷙的盯著沈清秋,“沈清秋,你別太過分了!”

“我過分?!”沈清秋像是聽到了笑話,嗤笑著,“當年陸家瀕臨破產,是我幫他出謀劃策,到處應酬拉投資,你們陸家有今日那是我沈清秋的功勞!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你們就是這么對待我這個恩人的?!”

這是陸夫人不得不承認的事實,卻也是她拼命想要隱瞞的真相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