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沈清秋頓時喑啞無言。

她與陸濯相識三年,這三年來兩人朝夕相處,她不留余地的幫助他,陪著他一步步渡過難關,拯救瀕臨破產的陸氏,看著他一步步成為人們眼中海城炙手可熱的新貴。

她曾想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陸濯的人,可盡管如此,最后換來的也不過是他毫不猶豫的背叛。

“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所看到的并非是全部,但是直覺卻是最精準的,這個將影響一個人的判斷力。”傅庭深低沉的嗓音不緊不慢地響起,“所以,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覺。”

聽到他的話,沈清秋不禁有些失笑,“勿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的道理我知道,可我們認識了解一個人往往都是先通過一個人的穿衣打扮,飲食習慣開始的不是嗎?所以,最基本的了解要先于直覺。”

傅庭深并不打算在這件事情與沈清秋繼續糾纏,他似妥協似無奈的扯唇笑了笑,“千人千面萬人萬解,我不要求沈小姐贊同我的看法,只希望你能明白追求你是我的事情,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。”

沈清秋面對執著的傅庭深,無奈的嘆息,“傅先生,很抱歉,我目前不打算考慮感情問題......”

“沈小姐,首先追求你是我的事情,其次我沒有任何惡意,不需要你即刻付出一定的熱情回應我。”傅庭深道:“所以你不必對我感到抱歉,更不必因此產生任何的心理負擔。”

說完,他完全不給沈清秋拒絕的機會,轉身離開。

沈清秋站在原地,望著傅庭深高大挺拔的背影,真是又氣又笑。

如果傅庭深以一見鐘情作為開場白也好,或是之前的施以援手作為借口也罷,沈清秋都可以做到百分之百斬釘截鐵的拒絕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