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沈清秋猛地睜開眼睛,一眼看到了傅庭深那張俊美無儔的臉,她的杏眸中掠過一絲驚訝,下意識的脫口而出,“你怎么在這兒?”

沒想到分開了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會這么快又見面。

傅庭深穿著高級定制的西裝,熨貼的一絲不茍,渾身上下透著與生俱來的矜貴優雅。

“來探望一位老人家。”他的黑眸觸及到沈清秋的臉,掠過一抹淡淡的流光,轉瞬即逝,再次重復了一遍,“還好嗎?”

沈清秋抬眸,猝不及防的撞進男人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,心臟本能的漏了一拍,“我沒事。”

“我說的是這里。”傅庭深說著,骨節分明的食指戳了戳自己心口的位置,“這種時候大多數女人都會選擇放肆的大哭一場,你要試試嗎?”

說話間,他將隨身攜帶的手帕遞給了沈清秋。

沈清秋微微一怔,旋即嘴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意,“哭并不能解決任何事情,更何況我何必為了那種不值得的人傷心流淚。”

“很痛對嗎?”傅庭深望著她。

沈清秋看著隨風擺動的柳枝,視線漸漸放空,低聲喃喃道:“怎么會不痛呢......”

本以為自己的一腔炙熱與真誠可以換回真心,可最后不過是一場空罷了。

傅庭深的黑眸凝視了片刻,掀了掀薄唇,低沉的嗓音夾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,“為不值得的人去爭執不值得的事情的確不值得,到不如將眼淚留給那些珍惜你的人。”

他的話莫名讓沈清秋心跳如鼓,她望著傅庭深那雙深不可測的瞳眸,有些慌亂的錯開了視線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