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第16章

  呂德勝是沉著臉出來的,剛才的好心情瞬間消散無蹤,但心中又充滿了感動,因為閨女毫不猶豫地將他推進了馬車里,自己直面危險。他啥事都沒有,倒是女兒身上沾上了那些臭雞蛋液。

  他沒說話,對于女兒的吩咐,他沒有出聲阻止,閨女說打折就打折,他從來都不是什么善茬。而且危險過去了,他看著還有點樂,閨女這股子當家做主的氣勢,讓他驚奇。至于女兒說的賞錢,哪能讓她來出。不過他現在有意給女兒立威,沒有給她拆臺,私底下讓老妻給她貼補回去就是了。

  說話間,已經有人押著人回來了,“大人,夫人,二小姐,我們把人抓回來了!”聲音難掩興奮。

  聞言,呂頌梨下意識覺得她挑的這幾個人辦事效率還可以啊。

  呂家一家三口一同看過去,卻看到一個意外出鏡的人,為首的人怎么是秦晟?

  他們一共押回來了八個人,一個不漏。

  呂頌梨挑出來的五六個人中,為首的羅鐵牛指著秦晟興奮地說道,“二小姐,這些小癟三們跑得可快了,多虧了秦小爺,不然我們不可能把人全都抓回來的。”聲音難掩崇拜。

  秦小爺太厲害了,這些小混混小癟三們在他手里過不到一招,就全被他踩在地下了。他們好幾個追過去啥也不用干,直接將人押回來就行了。

  呂頌梨看向秦晟,若有所思,“你一早就等在這了嗎?”

  人家說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但她爹是小人報仇一天到晚。她爹這個人不難明白,你得罪了他他有機會就搞你,沒有機會創造機會也要搞。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出她爹今天的早朝肯定要噴趙家一頓的。秦晟今早就剛好出現幫了他們家一把,如果說是巧合,她有點不相信呢。

  秦晟迅速反駁,“沒有!我只是路過!”不管是說話還是態度,都撇得很清。

  呂頌梨無語,沒有就沒有吧,他這副生怕他們呂家會賴上他的樣子是干嘛?

  蔣氏將她擠到一旁,“阿晟,伯母可以這么叫你吧?謝謝你啊,幫了我們大忙了,跟伯母進去喝杯茶吧?”

  呂頌梨翻了個白眼,她的親娘眼神能別這么露骨嗎?還將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眼里是越來越滿意,當他瞎啊?

  “不了,我真的只是路過,要回家了。”秦晟一臉嚴肅地強調。

  像是掩飾什么,秦晟指著腳下的人說道,“這都是一群在南城那邊偷雞抓狗的小混混小癟三,拿錢辦事,你們怕是問不出什么的。”

  呂頌梨點了點頭,“知道了,謝謝你。”

  蔣氏:“好的好的我們知道了,你年紀輕輕的真能干,不著急回家啊,在伯母家吃個飯再回吧?”

  “伯母我回了,家里我娘還在等我回去。”說著他趕緊退開。

  呂頌梨想笑,她老娘的熱情人家顯然招架不住。

  秦晟目不斜視地越過她,經過呂德勝身邊時,他腳步一頓,像是沉思了一下,說道,“老頭,以后在朝堂上少噴點人吧。”

  呂德勝:他?老頭?他滿眼不可置信。

  然后他是忍了又忍,只回罵了三個字,“兔崽子!”

  呂頌梨又想笑了,兄die,你暴露了知道嗎?

  秦晟走了,蔣氏一臉的遺憾。

  秦晟走后,陳管家連忙上前請示:“老爺夫人,這些人?”先前二小姐吩咐人抓到后直接將手打折,但剛才秦小公子在,不好執行。

  呂德勝正想讓陳管家按照剛才他閨女說的,把他們手打折!

  呂頌梨趕在呂德勝開口前說道,“爹娘,這些人交給我來處理吧?”

  “行,就教你了。”呂德勝沒意見。

  蔣氏有點擔心,女兒以前只管著自己院子里的事,一下子處理外頭的事,能行嗎?

  “爹,不然你先陪娘回去吧?”

  呂德勝看向老妻,蔣氏搖頭,于是他指了指大門里,“我們去那里坐著等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根據從陳管家那得來的消息,呂頌梨走到那個頭目跟前,這人此刻被羅鐵牛制服在地上。

  那個頭目只看到一雙繡花鞋停在他眼前,然后聽到一個很清冷的聲音說‘讓他抬起頭來’,接著他頭頂的發髻就被人揪起,強迫他抬頭。

  呂頌梨蹲下身,和他對視,“你就是馬六?是趙府派你們來的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