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那秦晟救的是我們家二小姐?”婢女的聲音難掩驚恐。

  “這這——呂家二小姐怎么穿了趙大小姐的披風?”

  他們并不知道兩人剛才在湖心亭賞月的時候,趙郁檀趙大小姐發現湖中的風有點大,不顧呂頌梨的拒絕,主動將披風解下來系在呂頌梨身上。

  “搞錯了搞錯了。”

  “完了完了,救——救錯人了。”

  這這這,救人的時候又摟又抱的,可咋整?

  湖邊頓時鴉雀無聲。

  呂頌梨是被秦晟拖著上岸的。不等他有動作,呂頌梨率先甩開了他的手。

  她一上岸,侍女就趕緊用干爽的披風將她團團裹住。

  “二小姐,你沒事吧?”

  呂頌梨搖了搖頭,她沒什么大礙,就是覺得冷,但這會她顧不上這個。

  余光看著周遭人的穿著,呂頌梨再琢磨謝湛、趙郁檀、秦晟這幾個人的名字,總覺得耳熟。然后她突然想到什么,身形一頓,她覺得自己大概、也許、可能穿書了,而且是穿到了同名同姓卻不同時空的原主身上了。

 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猜測,主要還是過年那會,她小表妹來家里做客,罵罵咧咧了一個星期。期間逮著她就和她吐槽她追的一本小說《權臣的嬌美繼室》。她也因此聽了一耳朵,她這人記憶力超好,這會略一想就想起了小表妹的話。

  這本書的男主是謝湛,女主是趙郁檀,原主呂頌梨是炮灰原配。

  原文中,呂頌梨和閨蜜趙郁檀同一日出嫁。趙郁檀嫁給一門忠烈的將門秦家的嫡幼子秦晟,呂頌梨嫁給了清貴的書香門第謝家長房嫡長子謝湛。

  婚后,兩人的境遇截然不同。

  趙郁檀嫁進去之后不久夫家就獲罪流放。流放路上,秦家死了不少人,她在流放路上吃足了苦頭。呂頌梨所在的夫家謝家,卻不管時局如何,門楣一直屹立不倒。

  后來秦家在流放地起兵奪取天下,夫家大伯哥秦珩榮登至尊之位,趙郁檀也一起回到京中,彼時她丈夫秦晟已死,她是遺霜,身份因夫家水漲船高。

  趙郁檀回長安后,接觸到了而立之年儒雅非凡的謝湛。兩人暗生情愫,暗中你追我趕,終于在一次情不自禁時,被呂頌梨撞見奸情,大受打擊之下離世了。

  而謝家也因為主動打開長安城城門立了大功,未因皇朝交替而遭到沖擊。彼時,原主呂頌梨已經纏綿病榻三年,對于好友的歸來,她是真心為她高興。兩人開始走動,走著走著,依然嬌美可人的趙郁檀和而立之年儒雅非凡的謝湛接觸多了,便暗生情愫。

  書中很大篇幅描寫了兩人眉來眼去暗通曲款的過程,小表妹是一邊大呼過癮一邊罵兩人渣男賤女。兩人來往頻繁,原主呂頌梨漸漸地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,有心算無心,終于有一次男女主被她抓奸在床,而她也因此大受打擊,藥石無醫撒手人寰。因為呂頌梨本人沒法生育,沒有給謝家留下任何子嗣,她的痕跡很快就被謝家抹去了。

  一年后,趙郁檀嫁給謝湛這位首輔為繼室,并為其生了一對龍鳳胎。期間,新皇秦珩病重駕崩,他的身體在流放和打仗中已經透支完了,他傳位給了身體同樣不太好的兒子。據說婚后,趙郁檀這個前嬸嬸還很關心照顧前前夫家的皇帝侄兒,時常抽空進宮探望呢。

  皇帝侄兒感激她,自己身體又不好,愛屋及烏之下,漸漸地把國家重事托付給謝湛。謝湛也由此變成了新朝權柄在握的權臣。

  最后,男女主恩愛相守到白頭,兒孫滿堂,幸福一生。

  這本小說之所以讓小表妹這么意難平,主要還是書里面和她這表姐同名同姓的女配結局太慘了。小表妹說她一點也不像呂家女,對其軟弱包子的性格是怒其不幸恨其不爭。

  當時她還抱著自己的手臂說,如果書里的呂頌梨真是她表姐的話,以她姐的心狠手辣,哪容得了他們這么欺負,早把他們給弄死了!

  小表妹說完這話,就被她敲了兩個瓜蹦子,這是罵她呢還是罵她呢?

  然后小表妹就躲到了一旁拿起手機去評論區大戰渣男賤女,一邊打字一邊和她說,她這名字那么特別,女配都能和她重名,如果哪天她不小心穿了,讓她一定要出手給她好好教訓一下這對渣男賤女,她會好好出個同人文的巴拉巴拉……

  呂頌梨當時并未放在心上,沒想到,如今小表妹一語成讖。還有,現在是什么情況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