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呂德勝直接將人拉到窗邊,指著眼前的一塊田地,說道,“比如這塊田是張三的,你卻去找李四,說要和他拿這塊田打賭,你說李四賭不賭?”

  “那李四當然賭啊,賭贏了還能贏了你的賭資,輸了他也沒損失,因為這地又不是他的。”

  呂德勝就差明說了他現在就是那李四!

  詹若水陳定淮面面相覷:好有道理,我等竟無言以對。他們發現了,耍嘴皮子,他們真的比不過呂德勝啊。

  “你——你不要臉!”崔春華氣死了。

  “你好歹也是平州之主呂頌梨她爹。”

  呂德勝撇嘴,他又沒說他不是,但他做不了女兒的主是事實。

  “父債子還,天經地義。”

  呂德勝掀了掀眼皮,懶洋洋地道,“行啊,咱們就來辯一場,如果我輸了,你去問她要。”看她是把平州給你,還是把你給滅了。

  “好了好了,別吵了,飯菜上來了,咱們先填飽肚子再說!”詹若水和陳定淮打著圓場。

  呂德勝:“行,那就先吃飯,吃完之后看看你們想住哪里,安頓下來之后,我再帶你們到處逛逛。”看看他們美麗的大平州!

  ……

  長安十里外,一支將近千人的隊伍從南邊過來。這支隊伍不是別人,正是謝氏一族和趙氏的族人。

  “老夫人,夫人,前面就是長安了!”

  趙郁檀神色有些許恍惚,時隔四年,他們再次回到長安城。

  離開的時候,他們是階下囚流放犯,歸來時,卻是衣錦還鄉榮歸故里。

  馬車里,羅氏幫趙郁檀理了理衣裳,叮囑她,“娘和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,女婿這樣,從頭到尾,不離不棄,已經是很難得的了。所以到了長安,你別再和女婿鬧了。咱們做女人的,哪能一點委屈都不受呢?”

  “女婿是個有遠見和有本事的,你應該努力努力,抓住他的心才是。”

  趙郁檀聞言,扯著嘴角笑了笑,抓住他的心?他的心里沒有情情愛愛,只有權力事業,怎么抓?

  說話間,他們的馬車進了長安城后,就往東城區駛去。但卻在半道上遇到一支迎親的隊伍,對方也要拐道進入崇文街。

  對面隊伍立即有個管事模樣的人跑過來和他們打招呼,商量著能不能讓他們的迎親隊伍先過。

  謝老夫人和趙郁檀的車駕就在最前方,對方迎親隊伍的陣仗不小,他們剛回長安,本想讓一讓,與人方便的。

  恰好就聽到那管事稱他們是大理寺少卿王元之子王善存的迎親隊伍,趙郁檀和羅氏頓時就想起當初王家對四弟趙彬落井下石的事。

  新仇舊恨加起來,趙郁檀在馬車里揚聲道,“馬車怎么還不走?耽誤了入宅吉時算誰的?”

  王彥身為男方的接親長輩,管事過來不久,他也跟著過來了,此時聽到這話,制止了管事繼續往下說的話。

  謝湛剛被封大黎兵馬大督都,風頭正盛。

  他們王家沒必要這時和對方杠上,于是讓隊伍讓了路。

  “老夫人,夫人,對方避讓了。”

  謝氏一族和趙氏的馬車毫不客氣地先走了。

  這事報到了王夫人耳中,王夫人挺不高興的。

  今兒個是她兒子王善存成親的大好日子,對于迎親隊伍走的路線,他們是規劃過的,有些不好走的路段,他們王家還特意去打了招呼,就為了順順當當的。

  可這一切都被從南地回長安的謝趙兩族給壞了。

  王夫人捏著鼻子在心里嘟囔了一句,真是晦氣!

  也不知道他們神氣什么?謝湛再厲害還能比人家割據一方的呂頌梨他們還厲害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