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薛詡感嘆,“宋墨為了不讓誠王和晉王給朝廷添亂,扯后腿,顯然是下了血本的。”

  郭翀笑道,“宋墨倒是有壯士扼腕的決心。”

  “這個思路,是正確的。”呂頌梨說道,她之前就說宋墨離瘋狂不遠了。

  他會用這個辦法,呂頌梨不算太意外。

  至少這樣,能夠打破僵局。

  宋墨之前想一下子將這四方反他的勢力全部都清剿了,那是不可能的,結果就是哪一方都除不掉。

  目前的僵局就是結果。

  宋墨解決僵局的方法只能連橫,然后各個擊破。

  “宋家這三兄弟算不算‘兄弟鬩于墻,而外御其侮’?”郭春生開著玩笑道。

  內部哪怕人腦子打成狗腦子,外敵一來,大家放下仇恨,抄起家伙,一起往外輸出。

  “這何嘗又不是攘外必先安內?”呂頌梨從另外一個角度解讀。

  外敵來了,先殺個友軍壓壓驚。

  說到底,如果宋墨的大局觀很好,面對鮮卑的入侵,全部押上,梭哈,不去管內部如何,那大黎的臣民,也不會讓他輸。

  有時候,得失之間,真的很難說。

  此時的謝湛,也在做著準備。

  他在心中算了算時間,江先生現在人已經到平州了吧?

  若是可以,他倒想親自去會一會呂頌梨。

  那年一別,他們也有整整三年未見了。

  平州

  江伯牙從錦縣碼頭登陸,坐在前往平州治所昌黎縣的馬車上,這會的他不時地看向外面。

  這雖然是他第一次來平州,但平州以前是什么樣的,他也從朋友的信中了解過。邊陲城鎮,真比不上富饒的中原地帶。

  但平州,不一樣。可以看出,整個平州,是相對比較富饒的。

  而且,這一路上,他得到了不少來自平州普通老百姓的照顧,或一碗熱水,或一些微小的幫助。

  可以說,平州人的熱情好客,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  有一回,江伯牙忍不住問他們為什么對外鄉人那么友善。

  這些平州的普通老百姓就憨笑著告訴他,“官府的人常和我們說,你們是來給我們改善生活的,幫助我們過上好日子的。”

  “這兩年,遷至平州生活的外鄉人很多啊。大家都能友好地相處。”

  江伯牙心說,那是平州足夠大,地廣人稀,互相間的利益沖突還不大。

  江伯牙到昌黎后,前往州長府府衙遞了拜帖,求見州長呂頌梨。

  州長府接了他的拜帖,第二日便召見了他。

  江伯牙準時來到州府府衙,等候呂頌梨的召見。

  時間到,侍者來引路。

  江伯牙整了整衣冠,然后拾階而上。

  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。身為謀士,誰不想自己智計安天下呢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