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也不知道麟兒在他外祖家在過得怎么樣?”趙郁檀一邊取著頭上的釵子簪子,一邊擔心地問。

  謝湛心不在焉地應了一句。

  趙郁檀想起前幾日,族里正好發生了一件大事,需要她這族長夫人親自處理。恰逢當時,婆婆正在莊子上休養,讓貼身嬤嬤回來說想孫子了,打算接他到莊子上小住幾天。

  孩子還小,說完年說是三歲,其實才一歲多,趙郁檀并不放心。

  但孩子祖母想孩子,而她又正好有事要忙,便想著將孩子送去莊子上陪他祖母幾天也可以。

  當時丈夫在,說可以親自把孩子給送到莊子上去,他也順便去看看婆婆。

  趙郁檀也沒有多想,便將孩子交給丈夫了。

  謝湛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。

  不得不承認,呂頌梨走的路,不適合他,也不適合謝氏一族。

  所以,他為家族重新規劃了一條路——移花接木,擷取他人的養分,壯大自身。

  他之前舉事時,特意用的‘清君側’的名號,一來是為了讓自己的面子好看些,同時也是給自己留個余地,現在這個余地發揮任用了。

  在寫給宋墨的信中,他他情真意切地表示,他要反的,從來不是宋墨這個皇上。

  其實宋墨信與不信都沒關系。

  只要宋墨還有一絲理智在,他就會同意自己的提議和建議。

  宋墨需要他,他也需要宋墨。

  他們雙方只需要一個臺階而已,如今這個臺階他給了,宋墨肯定會借坡下驢的。

  除去晉王和誠王,于宋墨也是有額外的好處的,至少將晉王和誠王這兩個備選項除掉,可以杜絕忠于大黎的人才的分流。

  謝湛嘆息一聲,也就是目前這種時候,宋墨焦頭爛額,自己如此行事,日后這樣的機會,怕是很難再有了。

  而接下來的形勢,只要鮮卑不除,平州不滅,謝湛相信他就是安全的。

  這時,趙郁檀已經梳洗完畢,上了榻。

  謝湛回過神來,他看向妻子,將手緩緩地朝她伸了過去,兒子送走之后,他們夫妻倆需要另一個孩子,謝家嫡支需要,趙家也需要。

  再者,有了孩子,等趙氏知道那個消息后,新孩子的到來,能夠撫慰她,讓她不那么傷心。

  ……

  不出謝湛所料,朝廷很快就有了動作。

  以林染和徐君凡為首的兩波天使攜圣旨從長安出發,分別向西南和東海進發。

  東海,晉王府

  伍仁此時就在東海晉王府上。

  如今的伍仁,除了遼東商會總管以外,還身兼另一層身份——平州的行人。

  所謂行人,負責一國一勢力之外交,職責是負責接待各諸侯國各勢力之來使,亦負責前往各諸侯國各勢力去傳達本勢力主之意。

  他之前接到任命以及成人平州行人之后的第一個任務,就是代表平州,到東海與晉王談聯盟一事。

  看完他師傅給他的信,伍仁懂了,此次聯盟,成不成功不強求,最重要的是表達了他們平州的態度。同時,他師傅還在信中點明了他離開的契機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