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皇宮,御書房

  左安民被梁安領了進來,一番行禮問安,聽到皇上喊了免禮之后,他才站起來。

  宋墨毫不客氣地直接問道,“謝湛有何高見?”

  左安民默默送上一封信。

  宋墨將信看完之后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同時,也有一股挫敗感。

  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,準備割讓利益,聯合晉王誠王,計劃先滅南地謝湛,再滅平州呂頌梨,最后再處理鮮卑。最后才是他們三兄弟決戰。

  宋墨煩躁地在御書房來回踱步。多智近妖!他的手段果然被謝湛料到了,所以才會有剛才那句提醒。

  事以密成,語以泄敗。

  如今謝湛已經猜到了他的打算,那么如果他一意孤行,有可能真的會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“皇上,謝大人在信上所述,句句都是肺腑之言。”左安民小聲地勸道。

  宋墨停下腳步,反問,“朕憑什么相信他?”

  他當初那么信任謝湛,甚至打算提拔重用他,結果卻要造反?

  左安民見他眼中怒意盎然,顯然尤在記恨當初之事。

  左安民深吸一口氣道,“憑謝大人將唯一的兒子也是唯一的孩子送來長安了。”

  宋墨聞言,定睛看向他。

  “皇上不信,可以派人前往微臣府上確認。”

  這個宋墨當然要確認,他看向梁安。

  梁安躬身出去了。

  沒多久,梁安進來了,他朝宋墨點了點頭。

  宋墨就明白了,謝湛果然將唯一的兒子送來長安了。

  家主真是忍辱負重,兒子送往長安為質,以此取信于皇上,左安民苦澀地想。

  梁安重新站在皇上身后,他心說,謝湛這個當爹是真的狠心,那孩子一歲多吧,挺瘦弱的,應該是喂了藥,然后日夜兼程送到長安的,還嗜睡得很。

  最后宋墨對左安民說道,“你先退下吧,朕需要再想想。”

  左安民應下,信已送到,家主說了,只要皇上看了信,見了小少爺,那么事成的可能性就有十之八九了。

  宋墨吩咐梁安,“你安排人將他送出宮去,注意避著點人。”

  “喏!”

  出去之后,梁安對左安民的態度就變了,變得客氣了。一來是左安民有可能要翻身了,二來就是左安民的到來,皇上開懷了,應該就不會再吃那藥了。

  等兩人都出去之后,整個御書房就只剩下宋墨一人了。

  宋墨再次拿起謝湛的信看了一遍。

  信上說:“……皇上被奸佞所蒙蔽,以致平州的秦呂兩家反了……微臣實在是痛心疾首……微臣一直心向大黎,清君側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……如今奸臣已伏誅,微臣一直想回歸朝廷……”

  看完之后,宋墨輕嗤一聲。

  但是信上有一點,讓他非常地在意。

  謝湛在信上說,甘愿成為他手中的一把刀,為他掃平宇內一切不臣。

  此時的宋墨意識到,他確實需要這么一把刀,聰明的刀。

  南地,謝府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