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因為在平時,只要朝廷沿著太行山屯兵代郡和涿郡,平州兵就沒法南下。”

  “一般的執政者,很難抗拒這個入主中原的誘惑的。”

  “偏偏平州反其道而行,肥沃的中原土地不去占領,去攻伐鮮卑的附屬部落?真的讓人匪夷所思。”

  “故而,很難讓人不懷疑,平州與孫大將軍有勾結,然后來了一出圍魏救趙。”

  宋墨的疑心病本來就重,蕭群一提醒,他越想就越像是那么回事。

  烏春玉也吞吞吐吐地說道,“皇上,您可還記得,之前給孫家軍送去的御寒物資,因為籌集艱難,只送去了七成,剩下三成,則用銀子補給?”

  “嗯,此事朕記得。”

  烏春玉又道,“據微臣所知,孫家軍后續購買的御寒物資是和遼東商會交易來的。”

  宋墨聞言,怒氣上臉,“他們竟敢頂風作案?這是把朕的話當成了耳旁風?他們眼里還有沒有朕?!”

  等宋墨發了一通脾氣之后,蕭群才道,“皇上,現在可以肯定的是,孫家軍和平州有首尾,至于到底有沒有勾結在一起,暫時不好說。我們不得不防范一二。”

  有人以為皇上要臨陣換將,連忙阻攔道,“皇上,不可。臨陣換將,乃兵家大忌!”

  “對對,不能未罪先罰,再寒了孫大將軍的心啊。”

  ……

  最后,蕭群建議,“皇上,這個時候確實不該換將,但我們擔心的事,又不得不防,所以,微臣建議派個欽差前去督戰。”

  沈碗也贊同,“這個主意好,孫家軍之前一直是在南方駐守,不熟悉北方的氣候地形,派個欽差過去指導輔助,也能說得過去。”

  宋墨:“準奏。”

  ……

  是日,左安民秘密求見皇上,這次自打從平剛歸來后,他第一次求見皇上。

  他還算有自知之明,知道謝湛反了之后,皇上不待見他。留著他,另有打算罷了,一如留著張獻一樣。

  宋墨這會心情不好,拒絕見他。而且此時他心中已經有了某種決斷,更不可能見左安民這個疑似謝湛陣營的人了。

  梁安得了皇上的話,親自出來回絕左安民。

  “梁公公,勞煩你給皇上帶句話。”左安民懇求道,“這話皇上聽了要是依舊不見下官,下官絕不糾纏。”

  梁安琢磨,聽著這話,像是很關鍵啊。

  “麻煩公公了。”說著,左安民借著寬大的袖擺,塞給他一塊暖玉。

  梁安一摸,又暖又潤,個頭還不小,就知道是好東西,“行叭,你要咱家給皇上帶什么話?”

  “梁公公只需要問皇上一句,‘皇上,您確定您的計劃可行?莫要賠了夫人又折兵’。”

  梁安回來時,宋墨正在合計自己那個瘋狂的計劃,梁安帶回來的話,卻如一兜冷水,澆在他頭上。

  他臉上陰晴不定,思及謝湛一向多智近妖,他決定傳召左安民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