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秦珩帶著大軍進駐扶余王城,全面接管王城的治安。

  隨后,在呂頌梨的安排下,劉賀山帶著一批基層的官員前往扶余部落,表弟姜長運也被塞進了這個隊伍里。

  劉賀山最初之時是遼東郡無慮縣的縣令,后來因為選擇正確,抱住了呂家這條大腿,在呂德勝升任平州刺史之后,也被拔擢為遼西郡郡守。

  因他曾任職過郡守之職,且有治理地方的經驗,故而州長此次找他談話,希望他能帶隊前去治理新打下來的扶余郡。

  沒錯,扶科部落一被攻占,州長就將之改名為扶余郡了。

  劉賀山只思索了一下,就鄭重地接受了州長委任的重擔。

  此時,秦珩和郭翀正站在扶余王城的城墻上,遠眺西邊。

  “可惜了,鮮卑沒有派軍隊回援。”

  郭翀輕咳一聲,“這下孫家軍要受苦受累了。”

  隨后,平州大軍在秦珩的指揮下,以扶余王城為中心,再不斷地往東西北三個方向擴張,東至肅慎,西至東鮮卑,北至弱水(黑河),最后各個關卡都插上了獨屬于平州的旗幟。

  平州,州長府衙

  捷報頻傳,隨著平州大軍完成所有既定目標,呂頌梨拿了支炭筆,在輿圖上畫了一筆。

  自此,他們平州的版圖又多了一塊地盤。

  呂頌梨的目光依舊落在輿圖上。

  扶余部落便是后世的吉林省西北部。往東是肅慎一族的族地,也是吉林省東部,再往北,就是后世的黑龍江一帶了。

  咳,這些都是要拿下的地方。

  他們平州擴張的第一個目標,就是把黑土地全都拿下。

  雁門

  孫大將軍站在城墻上,凝眉細思。

  每天這個時候,鮮卑蠻子們都要沖著城門關卡沖殺一番的。現在時辰到了,對方卻毫無動靜,看來鮮卑果然出事了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了?

  這時,探子來報,“大將軍,接到消息,鮮卑東邊的扶余族被平州偷襲,一鍋端了。”

  孫明等人意外。于孫家軍來說,平州偷襲扶余部落,無異于圍魏救趙,替他們解圍了。

  孫從義:“平州干得漂亮啊,咱們總算能喘口氣了。”

  感謝平州。

  其他將領也說道,“鮮卑要是回援,估計正中平州下懷。”

  但孫大將軍卻在此時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,“這口氣別松得太早。鮮卑如果不傻,就不會被平州牽著鼻子走。另外,鮮卑反而有可能會加大攻城力度。”

  孫從義:……

  狗日的鮮卑蠻子!

  “備戰吧,不可松懈。”

  孫大將軍一聲令下,其他將軍都去忙了。

  唯獨孫從義磨蹭到最后,和他爹說,“可惜啊,秦呂兩家叛出大黎了,不然咱們孫家軍和秦家軍聯手,估計真沒鮮卑什么事了。”

  孫明沒有說話。

  果然,一個時辰后,鮮卑大軍發動進攻。這次的進攻,比以往每一次都要兇猛且不計生死。

  孫從義一邊砍殺著沖上城墻的鮮卑蠻子,一邊咒罵鮮卑王庭。

  不是,偷他們后花園的,是平州大軍,他們鮮卑朝大黎朝廷使勁,是不是有病啊?

  長安

  平州大軍攻打扶余部落的消息傳回朝廷,宋墨正在主持早朝。

  朝廷眾臣一時間,全部失語。

  大臣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再偷瞄一眼龍椅上的皇上,沒有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說話的。

  大黎其他地方深受鮮卑毒害之時,平州就已經開疆拓土了。

  這真的是赤裸裸地打臉大黎朝廷啊。

  大臣們一個個都在心里嘀咕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