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鮮卑王帳里,尉遲勛向拓跋可汗匯報此次前往平州尋求聯盟的結果。

  聽到平州方面,直接拒絕了聯盟,連他們鮮卑使者的面都不見,就將他們打發了。

  鮮卑王庭的人,脾氣爆的,都炸了。

  “羞辱,這是赤裸裸的羞辱!”

  而冷靜一些的臣子,聽完尉遲勛的匯報,也有點不敢相信,平州這么狂?

  “平州這是完全不將我們鮮卑放在眼里了?”

  在一片震驚以及不可置信的聲音中,一道聲音,突兀地響起,“我都說了,平州方面對我們鮮卑的敵意好大的。不可能會和我們結盟合作的。”

  拓跋巡一開始就不贊同聯盟這個主意,他覺得平州不會答應聯盟的,結果果然是他們鮮卑自取其辱。

  拓跋連不說話。

  五王子拓跋遨不服氣地道,“他們大黎皇室都和我們暗中合作過,平州憑什么這么狂?”

  七王子拓跋超建議,“平州敬酒不吃吃罰酒,如此不識抬舉,父汗,我們下一步就攻打平州吧!”

  拓跋超是拓跋金的弟弟,一母同胞的胞弟。

  拓跋金因在平剛劫殺平州的運銀隊,差點被秦晟一發入魂,幸虧長生天保佑,那箭偏離了心臟一點點,他才沒有當場一命嗚呼。

  屬下拼死將他送回鮮卑王庭,在巫醫的救治下,現在好不容易撿回了一條命,但人也廢了。

  那支箭傷及心肺,拓跋金如今不僅不能拉弓上馬,甚至走幾步都喘,自然也不能領兵打仗了,完完全全就成了一廢人。

  最大的損失就是,他已經失去了成為下一任可汗的資格。

  如今拓跋金和拓跋超兄弟二人對平州可謂恨之入骨。

  王座上,拓拔可汗沒有說話。

  現在的大黎四分五裂的。

  在拓跋可汗看來,大黎目前的五方勢力中,他最忌憚的,反而是平州。

  不僅因為平州的武力,與他們鮮卑不相上下。更因為雙方交手過,知道對方不弱。

  本來大黎王朝也該成為他最重視的勢力前二的,但它的牽制太多了。如果大黎王朝不能很快地消滅境內作亂的勢力,國力就會被他們不斷地消耗。大黎王朝對他們鮮卑的威脅反而沒有平州大。

  而且,他決定與平州聯盟,未嘗沒有迷惑以及穩住平州的意思。

  雙方一結盟,他就不必擔心平州使壞,鮮卑便可以迅速地南下蠶食大黎國土。

  而且,平州有他們需要的鹽,借著結盟的關系,他們還可以和平州交易一些食鹽。

  “可惜平州方面不上當。”拓跋可汗心中暗道了一句。

  “父汗,咱們攻打平州吧,把平幽兩州的軍隊滅了,正好把兩州之地變成我們的草原!”拓跋超再次請求。

  拓跋可汗沒有理會小兒子的叫囂。

  平州是塊硬骨頭,他暫時不想和平州打。

  其他將領也沒吱聲,他們心想,先吃點軟呼的不好嗎?等沒有吃的的時候,再考慮去砍硬骨頭啊。

  “拿輿圖來!”拓跋可汗吩咐。

  現在大黎朝廷正在對嶺南用兵,嶺南謝湛和西南的誠王聯手抗擊大黎朝廷,目前雙方戰事陷入膠著狀態。

  這么好的時機,不趁虛而入,實在是對不起給他們創造的時機的三方勢力。

  海上

  “大家準備準備,快到錦縣碼頭了!”一句句提醒在船上響起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