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州長,平州是不是準備要攻打鮮卑了?”郭翀突然說道。

  呂頌梨意外。

  呂德勝和薛詡也面面相覷。

  這事算是機密了,便是平州的高層,得知這個機密的人并不多。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呂頌梨問。

  呂德勝沒想那么多,反正在場的人,好像都比他聰明?他聽聽就可以了,腦子不用動。

  而薛詡已經在考慮最有可能泄密的環節了。

  郭翀:“我是猜到的,我昨天進城后逛了一圈。”

  呂德勝:他昨天才到平州的吧?這敏銳的洞察力,嘖。

  現在他都是自己人了,呂頌梨也不瞞他,“你猜對了,我們平州確實準備著對鮮卑用兵,不過這是有前提的……”

  郭翀立即就懂了,“敵不動我不動,敵一動,便是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。”

  呂頌梨微微頷首,和聰明人對話的好處就是一點就透。

  這時,呂頌梨的侍從來提醒她,“州長,時辰不早了,巳時二刻您要見個人。另外,七工院說過今天早上還會有大雪。”

  意思就是,趁著現在還沒下,趕緊回去。

  郭翀咦了一聲,連天氣都有人預測嗎?平州真是人才濟濟。

  呂德勝呼吸都放輕了,就怕被人注意到。閨女太可憐了,瞧這時間,已經被安排得滿滿當當的。

  呂頌梨確實很忙,侍從既然提醒了,她便站起來和郭翀道別。

  臨走前,呂頌梨對郭翀說道,“軍師,這里太逼仄了。崇文路那里有一座宅子挺適合你的,不如你就先搬到那里去吧?”

  崇文路郭翀知道,就在如今的平州府衙左邊的正街上,那里的宅子很好。如今住在崇文街的,可以說都是平州府衙的新貴們。

  州長的安排很好,他沒有異議,“可以。”

  “一會你收拾收拾,晚點會有人來幫你搬家的。明兒個辰時,你到府衙報到,有問題嗎?”呂頌梨覺得,既然已經入了伙,那就盡快開始干活吧。

  這么快嗎?郭翀這下感受到了何為平州速度。

  呂德勝同情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呂頌梨一行人回到府衙時,天空開始飄雪了。

  呂德勝和閨女打了聲招呼,就溜回家了。這種天氣,最適合地窩在家里,圍爐煮茶。唔,再烤點白薯豆子之類的,噴香。

  回到平州府衙之后,呂頌梨就下令,將平州的重量級高層都傳召回來,明天,她要隆重地歡迎郭翀加入。這是最基本的禮儀,不能因為人家主動來投奔,就輕視人家。

  北境,晉陽

  自北境和涼州被鮮卑占領之后,就將王帳設在晉陽。

  之前北境一直是秦家鎮守,他們這些胡虜外族就沒踏足過一步,現在他們將王帳設在晉陽,莫名就有種成就感。

  而對于北境和涼州的老百姓而言,則是痛苦無比。

  大黎王朝和鮮卑王庭交割北境和涼州的時候,很匆忙,沒有能力撤走并安置兩州的百姓。當然,鮮卑王庭也不允許他們將兩州的老百姓撤走就是了。他們鮮卑胡虜缺的不是地,而是供養他們的百姓。

  因為鮮卑王庭在接管北境和涼州的時候對兩州的老百姓說過,以前大黎怎么樣,以后他們鮮卑也怎么樣,賦稅是一樣的。

  于是,只有一部分老百姓在最初的混亂期果斷地離開了,大部分老百姓都留下來了。

  一來是故土難離。

  北境涼州都不是平州,有遼東商會兜底,老百姓離開,還能將田地房屋都賣出去。

  很多老百姓是非常窮的,如果離開的話,房子帶不走,田地也帶不走,能帶走的東西很少,一些糧食,少少的衣物,銀錢沒多少的。

  大冬天的,沒有了遮風擋雨的屋子,他們可能活不下來。

  二來也是心存僥幸吧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