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“聽完郭先生的分析,您是不看好我們平州嗎?”呂頌梨笑問。

  郭翀卻道,“不,恰好相反,正因平州這種破釜沉舟、非黑即白的孤勇,才是最有贏面的一個。”

  否則,他也不會先來平州了。

  謝湛行事,太和光同塵了。

  亂世需用重典,蕩滌江山塵埃。

  “那,郭先生可愿留在平州與吾等共襄大業?”

  “在此之前,老夫需要問呂州長一個問題。”

  “郭先生請問。”

  呂頌梨并不意外,員工和老板,通常都是雙向選擇的,尤其對郭翀這種有能力的人,更是如此。

  對她這樣的態度,郭翀是滿意的。

  現在她算是身居高位了,一般女子的局限性,她并沒有。他是越來越期待她的回答了。

  郭翀態度極為認真地問道,“你是秦呂兩家的智囊嗎?”

  決定出發來平州之前,他就研究過秦呂兩家這幾年的變化,最初得出的結論秦家被人指點過,有聰明人在幫秦家。

  其實秦家的遭遇,早有預兆。而秦家的改變,是從流放后開始的。秦家在大冬天流放三千里,竟無一人死亡。

  要達成這樣的成就,若非提前做了一些布置,基本不可能。

  后來,他剖析呂德勝的升遷之路時,那種感覺就更強烈了。

  這幾年呂德勝經歷了好幾次危難,有幾次可以說是事關生死了,都被他完美地躲避開了。

  除了有人指點,他是真的不相信巧合,一次可以說是巧合,兩次三次,誰信誰傻。

  再到后來呂德勝外放侯城,到了侯城之后,就立即主持了和鮮卑王庭的談判,憑借著這個成為遼東郡郡守,再到平州刺史。

  之后,趁大黎朝廷和鮮卑王庭談判時,據平州而反,還順勢占據了幽州。

  達成這些成就,秦呂兩家只用了短短兩年的時間。

  由此可推測,秦呂兩家中,必有一頂級謀士存在。

  此人擅長大勢,戰略眼光非常有前瞻性。

  為呂德勝出謀劃策,將他一步步推至一方諸侯之位,為他謀取權力、地盤。

  這人在走棋的時候,所有人都沒太察覺。

  現在復盤一看,由點及面,這一路的規劃,清晰無比。

  走棋之人每一步,都沒有浪費,想來他必然是算計到了極點。

  推斷出這么一個結果的時候,他都驚訝了,這天下什么時候出現了這么一位厲害人物了?

  他不由得猜測此人是誰?他仔細調查過,呂德勝身邊并沒有頂級謀士,至少他知道的,都沒有出現在呂德勝身邊。

  直到平州舉事完畢,呂德勝竟然要退位讓賢于自己的小女兒呂頌梨,由一個女子來擔任平幽兩州主事。

  而讓人不可思議的是,這樣的權力交接,竟然平穩地落地了。

  他當時就覺得不對,這樣一個謀士智者,怎會甘于人后?即使甘于人后,又怎么愿意在呂德勝退位讓賢之后,甘于屈尊于呂頌梨一介女子之下呢?

  除非,那位頂級的謀士就是呂頌梨本人,呂德勝只是執行者。只有這樣才能說得通。

  郭翀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后,就屏息以待。

  他的問題,讓在場的呂德勝和薛詡笑了,果然是聰明人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