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郭翀在卯時末醒來的,他醒來的時候,天才蒙蒙亮。

  平州的這個火炕很溫暖,他睡得很好。

  他推開窗一看,昨晚果然下雪了。

  屋外有點冷,早飯他讓人送到屋子里來。

  早飯是昨晚定好的,他給添了錢。

  郭翀洗漱完畢,然后廚房那邊就將早飯送來了。

  他用完早飯不久,房門就被人敲響了。

  他打開門,只見門外站著好些人。

  為首一披著白狐披風的年輕女子笑吟吟地問候他,“郭翀郭先生,久仰大名,歡迎來到平州。”

  “你是呂頌梨呂州長吧?”

  雙方都是聰明人,一下子就猜到了對方的身份。

  相對于郭翀而言,呂頌梨的身份就比較好猜了。畢竟能在他抵達平州昌黎的第二天就出現在這里,且能一語道破他身份的女子,大概也沒有誰了。更別提她身后的這些護衛。

  郭翀將人請了進去。

  不過進去屋里的,除了呂頌梨和一個女侍衛之外,還有兩位年紀明顯偏大的護衛?那兩護衛就站在呂頌梨身后,其他人都守在外面。

  盡管察覺兩人身份有異,但郭翀并沒有太過探究,就眼前而言,這不重要。

  扮作護衛的呂德勝和薛詡好奇地看著郭翀。兩人只看著,不說話,安靜如雞地待在呂頌梨身后。

  他們剛坐下,就有一個侍衛送來一壺熱茶水。

  很快,他們就人手一杯熱茶。

  “沒想到郭先生出山第一站竟是我們平州。”

  “這并不難猜吧?而且你們也猜到了不是嗎?”郭翀心中有所猜測,但嘴上仍舊好奇地問道,“呂州長怎么確定,我便是郭翀的?”

  “先生之才咸有聞名,汝之動向,吾怎能不讓人留意呢?”應該說郭翀剛有異動,就有消息傳回平州,郭翀這個人的資料便到了江一舟那里。

  和他猜測的一樣,如果不是提前留意,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精準地捕捉到他?要知道他從頭到尾可沒有透露太多信息。

  郭翀輕啜了一口茶,道,“平州搜集消息的渠道還挺可以的嘛。”

  “一般一般。”

  “相信不止我謝湛、晉王和誠王等人,亦是如此。”

  “那肯定不止留意老夫一人。”郭翀開著玩笑,別人不敢說,但范陽,他們肯定也會留意的。

  呂頌梨也笑,然后說道,“我能問郭先生一個問題嗎?”

  郭翀頷首。

  呂頌梨便問他,“郭先生覺得,謝湛、晉王和誠王三方勢力中,誰最有可能成為南方一帶最大的勢力?”

  “亂世方起,呂州長此問難住老夫了。”

  呂頌梨失笑,“這問題確定有點強人所難了。”

  郭翀:“不過——”

  嗯?呂頌梨看向他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